新闻是有分量的

硅谷现在深受道德危机困扰,可佩奇你在哪儿?

2018-05-30 09:04栏目:创业

网易科技讯 5月25日消息,据CNBC报道,谷歌联合创始人、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始终是个内向的人,但他的沉默似乎不太合适,因为在数据隐私和人工智能(AI)等问题上,一号站平台,科技行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审查。在这两个领域,Alphabet恰好处于领先地位。

佩奇把大部分决策权和公开演讲的机会留给了其他高管,包括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云计算业务首席执行官黛安·格林(Diane Greene)以及Alphabet首席财务官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股东们似乎对这种安排感到满意,但Alphabet是如此强大,它做出的每个决定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佩奇应该花更多的时间与股东们沟通。

硅谷现在深受道德危机困扰,可佩奇你在哪儿?图:2016年12月14日,拉里·佩奇(Larry Page)进入特朗普大厦,与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会面

现在谁能代表Alphabet讲话?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是Facebook的象征,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是亚马逊毫无争议的负责人,蒂姆·库克(Tim Cook)管理着苹果,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代表微软发言。

作为Alphabet的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与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于1998年共同创立了谷歌。佩奇始终是个内向的人。他从来都不喜欢参加财报电话会议,2013年就停止参与。自2012年以来,一号站平台,他就不在该公司的年度开发者大会(I/O)上发表主题演讲。此外,佩奇几乎从不接受媒体采访或向公众演讲:2014年,他接受了英国《金融时报》的采访,在TED上发表了演讲,与布林和风险投资家维诺德·科斯拉(Vinod Khosla)进行了激烈的言辞交锋,2015年在《财富》会议上露面,仅此而已。

但自2015年以来,情况发生了变化。科技行业面临的审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格。佩奇是一家价值7400亿美元企业集团的首席执行官,该集团旗下主要部门谷歌有自己的使命宣言——组织全世界的信息,使人人皆可访问并从中受益。然而,收集、存储和分析海量信息正是人们所关心的,如何使用这些信息?谁来决定如何使用?

Facebook与扎克伯格在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首当其冲,这要归因于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的数据滥用丑闻,以及该公司与特朗普总统的关系。但内部人士告诉我们,谷歌的很多人都害怕被拖进泥潭,因为谷歌收集的信息和Facebook同样多,甚至更多。佩奇如何看待这些问题?他对此感到担忧吗?

皮查伊是谷歌的首席执行官,这家公司包括Alphabet旗下所有最重要和盈利的业务,如搜索、广告、云计算、企业软件、YouTube、Android、Chrome……基本上除了那些不赚钱的未来项目,一切都包含其中。皮查伊也是Alphabet的董事会成员,他经常谈到将谷歌变成AI公司,让AI成为谷歌所有产品和服务的中心。

但是AI不仅仅限于谷歌使用,它正被应用于Waymo的无人驾驶汽车和Verily的健康技术解决方案中。此外,Alphabet旗下的增长投资部门CapitalG,正与诸多投资组合公司分享谷歌的AI技术。佩奇对AI有什么看法?他有什么样的担忧?他会倡导什么样的保障措施呢?与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等其他科技领袖不同,佩奇一直对此保持沉默。

与此同时,数千名Alphabet员工已签署了一份请愿书,抗议该公司向美国国防部无人机项目Project Maven提供AI技术支持。据Gizmodo和知情人士透露,迄今为止,大约有12名员工辞职。谷歌云计算业务首席执行官、Alphabet董事会成员黛安·格林据说曾为谷歌参与Project Maven的决定进行辩护。佩奇也支持Project Maven吗?

2017年,谷歌员工们就特朗普提议的移民政策改革进行了抗议。皮查伊和布林都是移民,并在大规模员工集会上发表了激动人心的演讲。但佩奇却没有。

去年,当联邦政府指责Alphabet系统性地降低女性薪酬时,Alphabet的发言人已经准备好了声明,称这些指控是不真实的。但佩奇什么也没说。

最近,谷歌对其员工行为准则做出了改变:它自从2001年以来就始终信奉“不作恶”(don't be evil)原则,现在却很少再提及它。2016年,它已经被从公司的座右铭中删除,取而代之的是“做正确的事(do the right thing)”。但是Gizmodo注意到,谷歌员工行为准则在4月或5月份悄然改变。现在它成了通用的公司语言,比如“最高道德标准”和“尊重”。

皮查伊为谷歌做决定,但佩奇帮助创建了谷歌及其企业文化。他是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