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土创者哈罗单车

2018-07-10 10:02栏目:简讯

原标题:土创者哈罗单车

从“百车大战”到如今的“三强争霸”,共享单车行业只花了不到一年的时间。

回到2016年8月,彼时共享单车的风口正盛,ofo摩拜酷骑等五颜六色的单车布满大街小巷。同年9月,哈罗单车才刚刚确定要做共享单车业务,11月完成车辆投放,主要集中在二三线、三四线城市。

在这之后,在大众视野中存在感最多的是主打一二线城市的摩拜和ofo……甚至一度,各方力量助推两家公司联姻,一统共享单车江湖。但资本的力量,让结局超出了剧本范畴。

时间线的另一头,2017年10月,哈罗单车与永安行低碳战略合并。此后,蚂蚁金服旗下全资子公司多次资本助力,加上最近市场流传的“哈罗单车日订单量已超摩拜和ofo的总和”,才逐渐将这家公司逐渐闯入更多人的视线里。

这个时候,不免有人好奇哈罗单车到底是如何活下来的,以及摩拜和ofo在聚光灯下时这家公司在做什么?未来又将如何开拓一线城市以及应对摩拜ofo两个强劲对手?

下沉

ofo摩拜等共享单车在一线城市大战正酣的时候,哈罗单车却在三四线城市土创。

被哈罗称为“不能更重要”的西南大区,于去年8月成立,陆续在四川的南充、广元、遂宁、绵阳、成都等地投放,订单量也从1月的100万涨到了3月的300万单。

具体到成都,是在今年1月份开始投放,彼时ofo、摩拜、一步单车的总投放量已经达到150万辆。目前,哈罗的投放量在30万辆。

不过当地人对单车的需求依旧旺盛,尤其是一些交通枢纽。据哈罗单车成都车辆运营胡灿介绍,“犀浦地铁站平均每辆车每天被骑行15-20次,这里的峰值车辆数可以达到2000-3000辆。”

土创者哈罗单车

成都犀浦地铁站停放的哈罗单车

除了在一些重要的交通枢纽外,哈罗更是深入到了略显偏僻的景区里。

在位于绵阳的5A景区乐平古镇,哈罗投放了数百辆供双人骑行的景区车,收费为20元/小时。据哈罗景区车华西南大区负责人黄琛培介绍,接下来还会推出定制的三人车和四人车,前者收费预计为40元/辆/小时,后者为60元/辆/小时。

相比于市区,景区的车辆运营又是另一种方式。黄琛培称,如果游客从古镇入口处开锁骑车,行经某处后没有直接关锁停放在电子围栏区,而是停在马路边上,系统会收取游客用户5-15元的调度费,且游客用户会收到1条短信,这个费用也是从它使用车辆起初的预付款里扣除。

如果用户在半小时内再扫开这辆车,把它停回原来的停车点,系统会自动把调度费退还给游客。

同时,哈罗还采取了与当地村民创收有机结合的运营方式:村名帮助管理车辆,共同分成。而单车资产隶属哈罗单车,不用村民来出资产费用。这样做,可以防止车辆被骑到村里。

此外,哈罗还在与当地合作建设“自行车高速公路”,来为用户提供多元的骑行体验。

土创者哈罗单车

     位于绵阳的5A景区平乐古镇

按官网数据,目前哈罗已经进入宁波、杭州、厦门、武汉、南京、长沙、青岛等220个城市,同时还进入200多个景区,包括海边沙滩,深山景区、城市公园等。未来,除了向上进入一线城市外,一号站平台,哈罗还希望下沉到全国2000多个县城。

谈及在不同城市的布局,按哈罗单车联合创始人、执行总裁李开逐的说法,哈罗并不是有意避开大城市和大玩家,大城市和三四线城市是两条并行的线,但因资源有限只好战略放弃前者。这也得到王仕平的印证,他告诉36氪,是否要进一线城市,当时内部曾开会讨论。

可能正是这样的选择,让哈罗单车有了喘息的机会。李开逐也直言:“如果我们当初进入一线城市,一号站平台,那现在就和小蓝一样了。”

其实这样大大小小的抉择,哈罗已经做了无数个。哈罗单车西南大区负责人王仕平还表示,像用不用密码锁,当初也开会讨论,但最终放弃了。

像到底是资本的力量大还是团队的力量大,这也曾让哈罗感到困惑。最终哈罗发现,如果只撒钱就能成功,那就太简单了。在大环境浮躁的时候,哈罗不否认后入是一种幸运,因为可以清晰的看到很多的坑,但后发优势也只是一个很短的机会窗口。

野心

在北京的饭桌上提及哈罗单车,很多人都表示不知道,而且也没骑过。但与很多人的认知形成反差的是,哈罗单车内部上至高管下至中层都在毫不掩饰的对外传达当共享单车老大的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