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杭州鼎家爆仓人去楼空 房租分期贷是推手还是陷阱?

2018-09-10 10:02栏目:简讯

来源:中国经营网 刘媛媛

杭州鼎家爆仓人去楼空 房租分期贷是推手还是陷阱?

8月20日,杭州一家名为“鼎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家”)的长租公寓运营商宣布,因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已停止运营。一时间,数千租客及房东蒙受损失,并且深陷与消费金融机构的纠纷漩涡中。

连日来,一号站平台,《中国经营报》记者通过实地走访发现,鼎家总部早已人去楼空,办公室内垃圾遍布,文件资料洒落一地,时不时有租客或房东前来了解情况,现场另有四名杭州西湖公安分局西溪派出所特勤人员负责安保工作。多位前来维权的租客告诉记者,鼎家存在利用租客个人身份信息申请小额贷款的暗箱操作行为。

房租“偷偷”变贷款

8月26日,记者来到位于杭州市西湖区文二路耀江文欣大厦8楼的鼎家总部办公地点发现,两位大学生模样的租客甚至想将办公室内遗留的台式电脑搬走,被现场的特勤人员及时制止。

“我们一个月租金4000多元,签了一年,现在中介公司破产了,不但交出去的房租房东没有收到,还稀里糊涂背上了贷款。”上述大学生模样的租客愤慨道:“鼎家这种行为就是欺诈!”

何来欺诈一说?据现场租客叙述,鼎家当初在与租客签约时,一号站娱乐平台,在未告知的情况下,利用租客个人身份信息申请了半年期、一年期或者更长时间的租金贷,美其名曰方便线上支付,押一付一。即申请后租客每月通过线上平台缴纳的房租,实则是在偿还租金贷,即便中间退租,租客仍需按时缴还,否则将影响个人征信。

另一方面,鼎家帮租客们所申请的租金贷到达公司账户后,并未每月按时付予房东,而是一次性拿来扩展规模。如今鼎家因经营不善破产,租客不仅拿不到先行支付给鼎家的租金,还依然要每月按时向金融平台还钱,而房东也未收到租金。

据媒体报道,目前约有4000户租客受损,涉及的网贷平台有6家,其中“爱上街”APP为其主要合作平台。

一位刘姓租客告诉记者,当初与鼎家签约时,业务员向其推荐月付模式,要求签约一年,但并未向其表明此举是用来在“爱上街”申请租金贷,合同中也未提到“贷款”两字。根据该租客向本报记者展示的爱上街所发来的信息,内容表示“您在平台申请的租房订单号TR18XXXX,已通过申请”,用词隐晦,以“租房订单”掩盖了租金贷的实质。

“而且登录爱上街APP缴纳房租,也完全看不出这是在还租金贷。”该刘姓租客表示,打开爱上街APP完全看不出是个金融平台。

相较上述几位租客,现场一对小情侣显得更为焦急。“再不解决,我们就要被赶出去了。每个月按时缴纳房租,房东却没有收到,现在房东知道鼎家破产了,要求我们立即搬走。”

一方破产三方受损

工商资料显示,鼎家注册时间为2016年3月,注册资金1538.46万元。2017年公司创立自主品牌“鼎寓”进入长租公寓市场。公司法定代表人魏永锋名下有28家公司。就在半年前,鼎家刚刚获得筑家投资的1000万元Pre-A轮融资。

究其破产原因,与公司的盲目扩张脱不了干系。魏永锋近日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采访时坦承,一是因为公司运营成本过高,包括线下门店、管理以及人工成本;二是盲目扩张,导致拿房成本高,由此导致空置率也高,空置率最高时一度超过25%;三是管理存在漏洞,部分业务员与业主串通,赚取差价。

根据魏永锋的阐述,鼎家2017年进入长租公寓市场,几个月后才发现公寓行业利润很薄,运营成本却很高,渐渐地一直在亏损。“2017年的时候大概每月亏损几十万元,2018年获得融资后开始扩张,虽然房源数量上去了,但是运营成本也更高了,亏损也就越多。到了2018年7月份,每月亏损达到了140万~150万元。”

不过,魏永锋在此后的采访中表示,租客在签约时有另签贷款协议,所以不存在“不知情”的情况。鼎家有金融合作的客户也就20%左右,资金600多万元。

对此,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副主任、高级合伙人邓学平认为,如果签约时,长租公寓未告知租客是申请租金贷,那么对租客而言,鼎家构成民事欺诈,租客可以对方欺诈或重大误解为由申请撤销合同。另外。鼎家将房客资金沉淀在其账上,形成资金池,当地金融监管部门应当介入调查。如果鼎家公司存在将上述资金肆意挥霍等行为,还有可能涉嫌合同诈骗或侵占罪。

“如今鼎家公司已经破产,即便诉请获得法院支持,房东与租客也很有可能无法挽回损失,只能按照《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程序及清偿顺序等待清偿,而此过程也非常漫长。”邓学平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