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收购新丽传媒之后,阅文集团的盛世危机才刚刚开始

2018-09-13 10:02栏目:简讯

原标题:收购新丽传媒之后,阅文集团的盛世危机才刚刚开始

收购新丽传媒之后,阅文集团的盛世危机才刚刚开始

8月13日,阅文集团斥资百亿收购新丽传媒,这本应是利好的消息,却导致股价一路下跌。在8月20日,阅文收盘价仅仅只有49.5港元每股,相对之前最高位的110港元,市值缩水超过一半。对于收购新丽传媒一事,资本市场回应地更加直接,就在收购案公布五天后,阅文集团市值就蒸发近150亿港元,刚好“跌去一个新丽传媒”。

其实,资本市场不买账只是表面,阅文集团潜在危机的暴露才是核心问题。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内部过去的核心能力正在瓦解

在潇湘财经分析师孔虬看来,阅文集团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阵痛期,过去引以为傲的优势渐渐表现出颓势。


  • 用户付费阅读天花板已经出现

  • 根据8月13日阅文集团发布的最新财报,2018年上半年,阅文集团的付费订阅收入规模为18.5亿,占集团总收入81.1%。阅文旗下平台一共拥有730万名作家,把握1070万部原创作品,为阅文带来了占比近50%的活跃用户,月活跃用户达到为2亿多。

    但付费阅读市场一直存在天花板,增长逐渐缓慢的迹象已然显现在最新财报当中。阅文集团在2018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只有18.6%,而在去年收入增长还高达60.2%,平均月付费用户则从1150万下降至1070万,付费比率也由2017年上半年的6.0%下降至2018上半年的5.0%。这就意味着,如果阅文集团找不到更多乐意付费的增量用户,付费比例将会继续下滑。


  • 阅文手中的肉,锅中的汤,都被别人盯着

  • 罗振宇曾提出过“国民总时间”的概念,认为所有内容、娱乐产品的竞争,本质上是对用户时间的占领,并且每个人的空闲时间都是固定的。

    在对用户时间的争夺中,阅文集团主要业务就是为广大网民提供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品。而面对日益成熟的网络群众,除了盗版网站的斩杀不绝,掌阅科技、中文在线等同行竞争,都让阅文集团“寝食难安”。再加上,BAT中的另外两家也绝不会放过这一领地,百度文学和阿里文学不断加高的稿酬,都在一定程度上拉高行业运作费用。例如,掌阅文学2017年全平台发放稿费有3亿,截止至2017年底,文学板块累计签约作品超过7万本,累计的签约作者超过5.5万人。

    于此同时,IP红利的驱使下,网文行业开始争抢头部作者,而对于阅文集团而言,如果要维持现有的作家团队就需要支付更高的成本。但网文行业却不能做到垄断,永远都有新的优质内容产生,新的优秀作家出现,所以,提高基础设施以吸引新的创作者入场,对阅文集团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压力。

    除了线上阅读平台之外,直播、短视频、漫画等平台,各类二次元网站和不断出新的游戏也都在抢夺大量的年轻用户,侵占用户娱乐休闲时间。网络文学作为一个20多年历史的老一辈网络娱乐内容形态,其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和影响力正在不断减弱。


  • 与腾讯系产品争宠,阅文或将陷入内耗中

  • 根据2017年9月14日阅文发布的公告,阅文集团牵手腾讯影业开启IP批量影视化,对12部人气IP进行批量影视化改编。但现阶段已经上线的电视剧《择天记》、《斗破苍穹》等等,豆瓣评分都陷入较低的水准,近一半评价者甚至只给了一星,也没有收获预期的火爆场景。

    而且腾讯一直鼓励内部竞争的风气,有可能促成了“三个和尚没水喝”的局面。面对腾讯游戏、腾讯动漫、腾讯影业、企鹅影业等兄弟项目,阅文集团不得不在内部和他们争抢饭碗。这在影视资源和能力不足的情况下,争抢资源的形成竞争反而会加剧内耗。特别是影视行业爆款大多是优秀团队合力打造的情况下,竞争带来的压力只会加大制作团队粗制滥造,以求尽快进入市场的可能性。

    阅文收购新丽传媒,越来越不是一个好买卖

    潇湘财经分析师孔虬认为,一号站平台,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 新丽传媒估值过高

  • 从今年3月份光线传媒披露的内容来看,新丽传媒的资产负债率持续提高,从2015年的52.31%涨到2017年的70%。2017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动额也为负3.1亿元。而这样一家公司,却在短短时间内,实现了估值的快速上涨。

    直至2017年底,新丽传媒的资产总值及资产净值分别为41.18亿元和12.99亿元。2018年3月,新丽传媒估值迅速涨到120亿。还没过半年时间,新丽传媒估值再次上涨,比3月份上涨近30%,高至155亿。而155亿市值在内地的二级市场上,约等于一个华谊兄弟、两个北京文化。

    收购新丽传媒之后,一号站平台,阅文集团的盛世危机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