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她在云南丽江农村做自媒体,一条短视频涨粉五千,半年粉丝突破80万

2018-09-22 10:02栏目:简讯

刺猬公社| 铁林

在云南丽江,王娇只用半年时间,她的快手粉丝就从0涨到了80万,一则短视频的播放量也从刚开始的十万加涨到了后来的百万加。

她的视频有很多独特的元素:丽江美景、云南美食、女儿小豆芽、当下的流行音乐。这些内容被她发布在一个叫“乡野丽江娇子”的账号上。而她从一开始就不只是想做一个单纯的记录者,她要让视频从无数的竞品中脱颖而出。

半年前,王娇还是只是昆明一家3D动画制作公司的设计师,工作日朝九晚五,睁眼就得收拾上班,老公高玉楼在云南省昆明市做销售,俩人挣不了大钱,但生活没有大的波澜,每月的工资也能养活一家三口。

她在云南丽江农村做自媒体,一条短视频涨粉五千,半年粉丝突破80万

(王娇过去的作品)

寒窗苦读十余年,进入大城市是众多农村青年的必然选择,这符合王娇自己的预设,也符合父母对王娇的期待,人生的戏剧之处在于期待通常不会成为生活的结尾。人总是被裹挟在历史的车轮中前进,短视频成了王娇和高玉楼生命中一个未曾预料到的转折点。

2013年,王娇从老家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迤后所村顺利考上昆明学院,在迤后所村,考上大学本科的人并不多,她是个少数。

高玉楼是王娇的大学同学,“我老公虽然家庭条件没那么好,但他是个很厉害的人,你知道我们每年的学费是多少吗?”王娇自问自答:“一万。”

这种厉害体现在高玉楼的自力更生上,“他都是靠自己挣出来的学费,成绩好,有奖学金,空了出去做主持,还去卖场,在繁华的街道卖手机。”

俩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出生小县城,孝敬父母,踏实工作。王娇身材瘦小,160cm的身高,不过90斤的体重,惯常编一条长辫配齐刘海,显出几分年轻。

高玉楼个子挺拔,皮肤是云南那片土地上常见的黄,他身材匀称,脸上有肉。给人的第一感觉:他是个老实靠谱的小伙。

或许是因为对彼此的了解,王娇坚信自己没有找错人,大学一毕业就一起留在了昆明工作。可是,丽江的小县城并不需要3D设计师,如果不是高玉楼提出返乡拍视频的计划,王娇还不曾动过离开大城市的想法。

高玉楼口中“拍视频挣钱”的法子,那时候还不着边际,哪个平台最合适,到底要拍什么样的内容,除了高玉楼的信心是确定的,其他的一切都是障碍。

难以抉择

王娇有很多迈不过去的坎——喜欢的工作,积累下的经验,认识的朋友,便利的交通,也包括还算过得去的工资,活儿接得多的时候,一个月也能拿到七八千块。

高玉楼和王娇相反,他很早就萌发了返乡的念头。

2014年,高玉楼就已经接触过美拍。“那会儿美拍短视频大概只有十秒,我觉得挺好玩的,一直在用,偶尔也会拍一些,后来看美拍生日会接触到一个词叫网红经济,就开始想我们也可以这样做,因为很多人我看他们拍的内容也差不多,当时就想,一号站平台,我拍的或许比他拍得好,到时候我的粉丝可能更多,然后就开始思考要发什么样的东西。”

美食相关的内容在视频平台上很受欢迎,用户的观看门槛低,制作者的门槛也低。“反正每天都要吃,刚好可以把它记录下来,如果做其他的话,短时间不会产出内容,所以就觉得这个挺适合我们去做。”

她在云南丽江农村做自媒体,一条短视频涨粉五千,半年粉丝突破80万

王娇

王娇虽然也认同拍视频的做法,但她更愿意留在城市拍,拍拍烘焙上的东西,还能在大城市昆明吸引到不错的客户。高玉楼觉得这条路行不通,在城里拍视频可能连基本的成本问题都无法解决。

一时间谁也没说服谁,高玉楼隔三差五就在王娇面前安利回乡拍视频的想法。谁也没想到,最后改变王娇想法的,竟然无关视频。

高玉楼的老家在华坪县,是云南省丽江市辖区内的一个县,在长江上游的云南西北部,地处横断山脉,经济不发达。他的父亲常年居住老家,2017年12月,父亲生了重病,急需有人在身边照顾。

她在云南丽江农村做自媒体,一条短视频涨粉五千,半年粉丝突破80万

“后来还是考虑以家庭为主,有孩子以后自然就以老人家和孩子为主了,没考虑多久就回来了。”王娇说,“还有一点我老公说的对,现在很多人都往外面跑,我们回去机会就来了,未来的十年农村是很多人向往的地方。”

无论怎么样,王娇一家三口终于还是从城里回到了乡下。回家第一件事并不是拍视频,高玉楼的父亲仍在等待治疗,俩人在昆明攒下的20万,很快就消磨在了疾病的治疗中。

农村自媒体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