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币圈七宗罪: 一夜募资5000万美金看到的全是人性的复杂和丑恶

2018-02-16 10:02栏目:简讯

null


null




站在时代之巅,回望这段历史,你将会发现:


这是一个疯狂的时代,有人拿着PPT,靠路演、电话、微信群就能ICO几个亿……


这是一段神奇的历史,现实财富和虚拟货币交织碰撞,7X24小时全年无休止地涨跌,刺激着每一个人贪婪的欲望……


这是一个病态的世界,生意就是生意,没有道德可言,更无责任可追,法律并不能保证你全身而退……


时至当下,我们不禁反问:区块链究竟是发财致富的不二信条?还是庞氏骗局式的泡沫?


最近几个月以来,锌财经通过百十来个采访,数十次圈内小聚,终于看清了其中内幕。


即便最初大家只是聊链,一号站平台,聊技术,聊未来,到最后,所有人谈论的焦点,都是虚拟货币所创造的财富神话。


好似电影《七宗罪》,人性的复杂和丑恶,在区块链所创造的历史舞台上,显露无疑。


以至于最终,我们不得不采用匿名的形式将这一切展现出来。


马克·吐温说:“让你陷入困境的不是未知的世界,而是你坚信的事,并非如你所想”。 



01

傲慢,先进场先赚钱,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你现在没有资格和我聊区块链,你最好先把最基础的几本书看完。”老F描述他几周前向一位朋友电话咨询区块链的场景。虽然人家称自己一声老哥,并列出了一串书单,其中第一本就是张建的《区块链:定义未来金融与经济新格局》,但他不免觉得自己有些沮丧和无知。


“草鸡变凤凰”,老F在短短5分钟内,用了不下十次这个词,用来描述那些当初比自己更落魄,如今却一夜暴富的前互联网创业者,或者准确点儿应该称之为币圈资深大咖。


在这个过程中,他一次又一次地感叹着自己的无奈。


老F十几年前从川渝来到北京,赚过钱也赔过钱,膨胀过也失落过,最风光的时候还上过央视,曾经一度回到家乡,更是被视为来自城里的上等人。


后生晚辈弯道超车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随着财富增长所拉开的阶层差距,隔着电话听对方略带轻蔑的语气,心里终归是会不好受的。


null



隔着屏幕和网络如果还可以掩饰,面对面的交流,就像被手术刀一刀一刀划在脸上,对着反光的镜面,你甚至还可以看见自己汩汩流血的伤口和皮肉。


“早就目中无人了。”K说这句话的时候,往后仰了仰,示意一夜暴富的朋友已经开始用鼻孔看人。


K说他曾被一个媒体朋友当面羞辱,不是财富的差距,更多是目中无人的态度和神情。


那位媒体人曾当着K的面吹嘘,自己过去一年的收益:“1000万美金早就赚到了,目标是赚1000万ETH。”(当时ETH的价格接近1万人民币一个)


一个媒体人一年的收入,即便算上车马费和投资,也超不过10万美金。


“百倍收益其实也正常,如果进场早。”K在2017年的账面收益也超过30倍,他说自己账面大几百万的资金还是有的,但相比那些币圈的大佬,他赚的钱根本不好意思拿出手。


“没有百倍以上回报,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参加了这一年的行情。”他早年是在机构工作,做过分析师和投资经理,现在是在做自己的区块链项目。


“场外交易很常见,有些项目时间急,而且只接受比特币或者ETH,按照币的市面价格再多收10%-30%,现金、币都可以。”K说,“卖基石份额来钱更快,不仅价格高,有时候还看面子。”


会销就更像传销或者收智商税,拉个线上群,进群前给几万现金,到线下参加活动,每个人实际投资还有抽佣。


即便再山寨的区块链私募活动,都场场爆满,哪怕是用冲泡果汁和变硬蛋糕招待的现场,站在台上人的永远是骄傲和自信的。


并不知名的讲师用一个接一个的造富神话,刺激着听众们的神经,从李笑来到胡震生,谁最近曝光的新闻多,谁赚的钱多,谁就是今天的主角。


null



“不能反驳,甚至不能有异议,不然要被请出去。”K笑笑,如果问台上有几个人知道钱包秘钥、梭哈、梯子这些行话,估计要被轰出去。


在来钱比“卖粉”还快的币圈,衡量财富的标准非常赤裸,打开钱包,谁在吹牛,谁在裸游,一清二楚。


钱包里的数字,是一切傲慢的资本。



02

嫉妒,无处不在的酸楚和最有效的兴奋剂


在这场被凭空制造出来的财富盛宴中,往往还弥漫着一种叫嫉妒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