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建设平安乡村:会是安防新风口吗

2018-02-21 09:01栏目:简讯

原标题:建设平安乡村:会是安防新风口吗

2月4日,如约而至的中央2018年一号文件再次聚焦三农问题。这是一份《乡村振兴》的总规划,也为中国经济未来一段时期内指明了一个关键增长点,更是解决“发展不平衡”问题的核心抓手之一。其中,提出的“建设平安乡村”的目标和要求,更给大屏视听,尤其是安防产业提供了巨大“想象空间”。

一直被“忽略”的市场

中国农村究竟有多大呢?按照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末,我国城镇常住人口81347万人,比上年末增加2049万人;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城镇化率)为58.52%,比上年末提高1.17个百分点。即大概有5.8亿人口是“纯农村人”。如果计算上小的乡镇聚集的人口,广义的乡村概念下,总人口规模可能超过全国人口的半数。几乎是美国总人口的2倍。

同时,我国不仅是“三农大国”,而且广泛存在农村与城镇发展之间的差距:2017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速高于城镇居民0.8个百分点,城乡居民收入比由上年的2.72下降为2.71。但是,2.71的收入比,依然意味着一个巨大的“不平衡”。

建设平安乡村:会是安防新风口吗

城乡发展不平衡也存在着地区差异:例如,全国城镇人口占比为58.52%;但是北京市这一数字高达近88%;经济大省浙江也高达68%。对比而言中西部和东北地区则是“国家低点”。

总规模的巨大、不平衡性差距的存在,本身意味着巨大的“成长机会”。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GDP按美元汇率算,相当于美国的70%。如果我们的农村经济水平能够持平目前全国城镇的平均值的8成,我们的经济总量即可超过美国。而以十年发展期看,这个目标是一个真正的“小目标”。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重要、巨大、拥有天文数字量级潜力的市场,却一直被专业视听和安防产业忽视:一方面,农村处于全国信息化发展和建设的最末端,市场和企业之间的感知力、需求和供给之间的联络能力都“差到极点”。另一方面,农村治理的财政保障一直大幅低于城镇——即没有城镇密集的工商业机构的自有资金能力,也在政府财政上高度依赖村级统筹和自治,财政能力薄弱。

以上的问题并不是说“农村安全问题”不存在,或者说“农民对安全不感冒”。“建设平安乡村”不仅仅是中央的规划,更是农村和农民们的切实需要。

和城市比较,虽然在“流动性安全”方面,农村问题小得多(流动人口少、流动频次和密度低);但是,农村往往存在一个“居住密度低”、“单位土地人口间的相互安全协同能力差”的问题——广袤的农村正是“小偷小摸”、“小抢小盗”的高发地;城乡结合部的农村,更是城镇非法分子最容易选择的藏身地。而农村和城镇之间的治安联动、犯罪流动,一号站平台,又使得的农村安全和城镇安全本身就是不可切割的“公共安全的手足相连的主体”。

所以,“建设平安乡村”大有可为、亟需作为、必须有为。

农村安全产业发展的独特机遇

在“乡村振兴”规划下,农村安全产业发展的机遇和方向是什么呢?

首先,农村有着公共安全的提升需求。这一部分可以看成是城市天网工程向农村的延伸,同时也涉及公共交通系统的安全保障技防产品向农村的普及。这一工程,可以说是伴随着公路、尤其是高标准公路向农村延伸自然产生的问题。

随着农村交通的持续改善,农村人口流动性和人员可通过性大大加强。一些原本“交通闭塞”的地区,迅速连接近中心城镇。且这一过程还伴随着汽车产业的大规模发展:2017年我国销售车辆数目高达2900万辆,远超过美国的1700多万辆。这些发展,使得农村的公共安全性质开始“城镇化”,并和城镇更为紧密的连为一体,客观上使得农村公共安全发展具有了和城镇几乎一样的“技术和产品”需求。

第二,农村振兴离不开农村经济的发展和经济主体的多元化。更多的工商业的发展、经营主体的出现、经济单位的多元化,必然产生类似于城市地区的“店铺安防”、“工厂安防”的需求,同时也会有“智慧农业可视化”的独有生产性需求。

国家《农村振兴》纲要中,也将“以业兴农”作为关键支撑点。在保障农业和农村“姓农”,农民利益不被伤害的基础上,一号站平台,引入更多社会力量、尤其是城镇经济力量,是农村发展和振兴的“快车道”。这必然意味着,城镇市场的安防需求模式会在农村有“因地制宜”的复制趋势。

建设平安乡村:会是安防新风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