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隐于胡同的活动场地,「隐世Hutel」的城市会客厅会成为空间新业态吗?

2018-03-09 10:02栏目:简讯

原标题:隐于胡同的活动场地,「隐世Hutel」的城市会客厅会成为空间新业态吗?

我第一次在胡同里走过隐世Hutel·叠院儿时,完全错过了这间没有招牌的“店”。 

就像它的名字一样,这座内里极为现代的建筑,从外看隐于胡同,与周遭建筑无异。

隐于胡同的活动场地,「隐世Hutel」的城市会客厅会成为空间新业态吗?

灰墙上的两扇窗映出廊中竹影,透出几分清爽。只是,推开门后便让人恍惚,一进院看到鹅卵石上竖起的排竹,穿过入口便是木质结构为主的一进院,此处适合会议服务使用,两旁有遮光窗帘及提供会议设备。创始人王燕介绍,一号站平台,长廊称为“未来长廊”,穿过会议室之后则是“天空之境”。

隐于胡同的活动场地,「隐世Hutel」的城市会客厅会成为空间新业态吗?

大量落地玻璃的使用让室内极为通透,明净的白色空间放置透明亚克力桌椅,营造出轻盈的漂浮感。独特的调性让这个空间配以特殊场合,个人生日派对、时尚发布会、品酒会等活动都曾经在此举办。

隐于胡同的活动场地,「隐世Hutel」的城市会客厅会成为空间新业态吗?

天空之境旁边是游着锦鲤的水域,露天的设计让人得以透过玻璃看到天空。一道长廊隔开了住宿区和活动区,长廊一边是水域,一边是毛玻璃构建起来的“自然屏风”。

最后,你终于从一个半开放式的空间,走进相对私密的住宿区域。这时,你也许才留意到叠院的住宿功能。房间的家具多为木质,简约设计加上配备人脸识别的智能设备,平添些许质朴的现代感。

隐于胡同的活动场地,「隐世Hutel」的城市会客厅会成为空间新业态吗?

这样一个集团建、开会、住宿功能于一身的空间是隐世Hutel系列的产品之一——叠院儿。隐世Hutel是创始人王燕为招标西城区国资委的胡同地段,而策划一个空间产品系列。Hutel=Hutong+hotel,这个系列的产品均是通过原有北京胡同的老建筑改造而成,二层结构的叠院儿原是民国青楼,建国后成了义利老字号总店。除此之外,还有已经建成的扭院儿和正在改造的一家贝勒府。

隐于胡同的活动场地,「隐世Hutel」的城市会客厅会成为空间新业态吗?

隐于胡同的活动场地,「隐世Hutel」的城市会客厅会成为空间新业态吗?

在采访过程中,王燕总是纠正我,Hutel不是民宿。从空间形态上,Hutel的房间数太少,扭院儿只有三间房,后来建成的叠院儿更是有大量的公共区域。即便公共空间区域占比大是高端民宿的常见构造,Hutel的收入模型,也在告诉你它不是一家“民宿”。它收入包括活动、住宿和餐饮三个部分,其中活动场地的收入占大部分。

最后,王燕将隐世Hutel产品定位为城市会客厅,满足生活方式体验、高端产品发布、科技智能产品体验空间、特色私宴等需求。目前,隐世Hutel已经和凤凰卫视演艺活动达成合作,成为明星演唱会预热的采访空间;同时与网易严选、智米科技、多彩投、造作等互联网企业,长江商学院、乐活、安邸、Vogue、一席等合作,成为线下体验空间。

有客房也有场地出租,听起来跟传统高端酒店很像,一号站平台,但传统酒店在盈利模式上,客房业务仍是主要收入来源,加之设计调性不明显。相反,近几年,风格突出的住宿和场馆等空间产品越来越多,例如三里屯CHAO(同样定位于城市客厅)、武夷山印象忘山(茶生活美学馆,定位还是偏民宿)等。

隐于胡同的活动场地,「隐世Hutel」的城市会客厅会成为空间新业态吗?

常说生活在别处,可惜节日出游不易。随着人们对旅游观念的转变,度假和宅度假的概念渐起,旅行不一定长途跋涉,重要是体验,离开惯常的居住空间到不远处,也能体验生活。这也是近年高端民宿兴起的原因之一。加上团建、会议等高端商务需求对场地要求极为看重,有调性的场馆是目前较为稀缺的产品。这样的背景下,设计感强烈,调性明显的空间型文旅产品将会越来越多。

虽然空间产品回报周期长、难以快速规模化,大多是以工作室的方式策划、设计和运行,但未来不排除会出现规模化运营的可能。毕竟最早始于农家乐的中国民宿,也从零散的草莽时代,进入了探索规模化、品牌化运营的时代。

其实,王燕原来设想对隐世Hutel·扭院儿也是招待外地游客为主,落地之后却发现远途游人很少,宅度假和商务更多。不少北京当地居民会来此地住上一两天,或开会团建、或举办派对、或单纯度假。这类需求客单价更高,更高频,而且没有淡旺季。因而在设计扭院的功能空间时,也增加了商务空间功能。王燕表示,叠院从2017年2月开始,开发花了8个月,于2017年11月开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