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红极一时的聊天机器人,真的凉了吗

2018-02-07 19:13栏目:快报

红极一时的聊天机器人,真的凉了吗摘要

一个风口总能吸引人们驻足观望,但是真正沉淀下来的,是能逆风而行,抓住行业命脉的一群人。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极客公园已获转载授权,转载请联系出处。


还记得聊天机器人吗?在区块链横空出世之前,它可是街谈巷议的话题。但现在,用连线杂志的话来说,聊天机器人,可能已经凉了。

Facebook 于今年 1 月 19 日关闭了虚拟助理「M」,团队相关成员分散到其他部门任职。「M」是 Facebook Messenger 内的个人的虚拟助理,可以完成一些简单任务并代用户查找信息,由 AI 驱动,接受人们的训练和监督,可以完成购物、送礼、预定餐厅等任务。「M」的关闭,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现在各大品牌商几乎都对聊天机器人不感兴趣了。

红极一时的聊天机器人,真的凉了吗

不过,我们真的应该这么快就抛下聊天机器人吗?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精编 Global Editors Network 的报道,带来数位行业大佬的观点:

John Keefe,Quartz 的聊天机器人开发人员

Eduardo Suárez 和 Miguel Eduardo Gil Biraud,来自 Politibot 团队,Politibot 是一款于 2016 年西班牙大选时产生的聊天机器人

Philipp Naderer,来自奥地利公共广播公司 ORF,他为奥地利总统大选开发了 Wahl-bot。

在这篇文章中,全媒派(ID:quanmeipai)将探讨这些问题:2018 年,聊天机器人将会处于什么地位?新闻编辑室是否应该在其中投资?聊天机器人怎样才能符合我们的期望?


嗨,机器人,你为什么这么蠢?

「我们可能都希望能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和机器人有着最自然的对话,它将一切任务都执行得完美无瑕。这一路走来确实不容易,而且说实话我们已经发展得很快了。」Politibot 的 Suárez 认为:「但不幸的是,我们还没有到那个理想的生活状态,还要好几年,机器人才能好到普罗大众都能接受。」

聊天机器人确实没怎么被接受。2016 年 Facebook 开放其应用程序接口后,新闻机构和品牌商可以很便利地拥有自己的聊天机器人,几分钟就能运行起来。但问题是,当没有人工干预时,这些机器人的应答失败率高达 70%,用户体验也是相当糟糕。

红极一时的聊天机器人,真的凉了吗

更糟糕的是,在短短几分钟内,一个聊天机器人就可能变成聊天恶魔。微软的 AI 聊天机器人 Tay 就是一个例子,它本应在和千禧一代互动的过程中运用机器学习,提升自己的聊天能力,但它却以极快速度学会了否认犹太人大屠杀,变成了种族主义者,还学会了一套反女性的说辞。

天才少年报告网(BGR)的新闻编辑 Chris Mills 在一篇讨论微软聊天机器人为什么这么「混蛋」的文章中写道:「如果你使用真实的用户数据去训练一个机器人,那它将不可避免地习得这些用户的习惯,包括不好的方面。」但他也指出,如果刻意地抹去一些数据点,AI 也难以彻底地理解用户的对话和行为。这说明如果聊天机器人既要功能健全,又要不带有社会偏见,着实是一个颇高的要求。

当然,许多新闻聊天机器人也不是那么健谈。比如当你使用 CNN 的聊天机器人时,你只有一些按键可以点击,然后触发自动回复或者阅读建议。诚然,这样的互动很安全,但也必然使用户体验大打折扣。而包括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在内的一些新闻媒体,则没有选择聊天式的互动,而是每天发送文摘式的新闻信,这在自然语言处理(NLP)下是可行的。

红极一时的聊天机器人,真的凉了吗

Politibot 团队指出,和新闻相关的词汇是日新月异的,尤其是在一些特定的新闻时间节点上,更是变化多端。Suárez 和 Biraud 也表示,自然语言处理应用在洗衣机上比应用在新闻聊天机器人上更简单,因为前者只需要有限的词汇,和洗衣服相关即可(最多还有洗衣机坏了的时候怎么应对用户的辱骂)。

「假设,这真是一个很大的假设了,我们能让新闻聊天机器人良好运作,一个现实问题是我们现有的语言模型基本都是基于英文的,如果你要建立起自己的模型,这又需要海量的数据。」Suárez 和 Biraud 说道:「如果我们需要使用其他语言,比如西班牙语,当然未来几年可能会出现,但至少目前没有现成的成熟模型。更别提什么爱沙尼亚语、冰岛语了,情况更惨,能用的数据太少了。」

那一个优秀的聊天机器人,应该具备什么品质呢?

找到平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