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北极,不止于北极

2018-11-04 09:03栏目:快报

北极,不止于北极

超越纬度的北极

1月26日,中国政府发表《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这是中国首份北极政策文件。作为地缘上的“近北极国家”,以及陆上最接近北极圈的国家之一,中国是北极事务的重要利益攸关方。早在1925年,中国就加入《斯匹次卑尔根群岛条约》,正式开启参与北极事务的进程,如今已有近百年的历史。在经济全球化、区域一体化不断深入发展的背景下,北极在战略、经济、科研、环保、航道、资源等方面的价值不断提升,正在成为各国关注的热点地区。近年来,中国主要从北极航道和资源开发两个方面切入北极议题。而“冰上丝绸之路”可视为“一带一路”倡议在北极圈内的延伸,有可能缩短中国到欧洲的航线。本期“一带一路”大型跨境采访活动,我们的记者将带你走读北极。

从阿拉斯加的锡特卡到挪威的斯瓦尔巴群岛,受全球变暖的影响,北极圈里居民的生活方式过去几十年发生了非常迅速的变化。当然,改变还在持续。

北极圈与世界的联系不止在于北极与全球气候变化的互相作用。新航道的可能性、物种多样性等带来的科研价值以及蕴藏丰富的矿产、能源等,北极圈在诸多层面拥有的潜力吸引了北极圈以外国家的注意力。

随着冰层逐渐融化,北极圈里的居民也感受到了世界对于北极地区关注度的升温。

于1996年成立的北极理事会已经在初始的美国、俄罗斯、加拿大、冰岛、丹麦、芬兰、挪威和瑞典等八个北极圈国家外,接纳了包括中国、英国、日本等国在内的十三个来自亚洲、欧洲的观察员国家。

这些国家在不程度上参与进北极事务之中。包括日本、韩国、印度、德国、法国、英国等非北极国家均发布了各自的北极政策文件,中国也在2018年1月26日发布了指导中国参与北极事务的首份政策性文件——《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白皮书中提出,认识北极、保护北极、利用北极和参与治理北极是中国的北极政策目标。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孔铉佑在1月26日的白皮书发布会上表示,中国政府发布这份白皮书,旨在向各方全面介绍中国参与北极事务的基本立场和政策主张,传递中国致力于与各方共同维护北极和平、稳定和可持续发展的意愿。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全球治理所所长助理赵隆参与撰写了白皮书,他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 ,中国对出台白皮书进行了长期准备,目前时间节点较为平和。

赵隆表示,在中国对北极的科研、参与开发实践达到一定水平之后,发布白皮书能够回应北极国家和国际社会的期待,也能够更好地指导中国相关部门和机构开展北极活动和北极合作。

北极在“燃烧”

北极圈被认为是全球气候变化的指示器,在过去三十年里,北极圈平均气温的上升速度是全球平均气温上升速度的两倍。

根据挪威气象研究所2月初的数据,在挪威斯瓦尔巴群岛北部的大西洋一侧,附近的海冰面积又一次创下历史新低,这对北极熊和其他依靠海冰寻找猎物的野生动物的生存提出了挑战。

同时,整个北冰洋北极海域的海冰量处于历年同期的最低水平,并可能再次创下年度新低。研究表明,至少在过去1500年间,北极冰层减少的程度和速度是前所未有的,而且这些趋势与化石燃料燃烧导致的空气中温室气体的增加直接相关。

一份由包括阿拉斯加大学国际北极研究中心在内的多个机构发布的报告显示,1980年至2017年间,北极圈内发生火灾的几率与气候上升呈现出“强烈的非线性关系”。

研究者之一的Sander Veraverbeke表示,北极圈内发生火灾这种极端事件的部分原因是,随着北极的夏天越来越热,北极地区的雷雨天气频次逐渐增加,而北极地区的植被又以容易快速燃烧的、干燥的苔藓、地衣、灌木为主,闪电很容易将这些燃料“点燃”。换句话说,格陵兰岛、阿拉斯加等地区不仅在发生冰川融化,同样还更容易“燃烧”。

北极更容易“燃烧”只是北极地区气候变化的一个侧面,对于北极地区的居民而言,传统的生活方式也在发生改变,不仅仅是食物,还有包含历史、文化、传统价值观和习俗的世界观和生活方式。

现年68岁的Vince Pikongonna生活在离阿拉斯加西北部约40公里、坐落于白令海峡的国王岛上,他从年轻时便开始捕猎海象。

“在我们的文化中,狩猎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Vince表示。但在过去几十年里,他感受到了狩猎活动明显的变化:“在五十年前,狩猎大概在六月份开始,而现在四月左右便开始了,气候变暖使得冰块离岸越来越早,生活在海洋里的哺乳动物越来越早的来临。”

Vince说:“这几乎就像是把我们放在了另一个星球之上,我们该怎么办?”

这些来自北极地区的声音渴望被世界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