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在共享单车的坟场里掘金:回收共享单车二次买卖(2)

2018-02-26 09:04栏目:快报

  “这些东西其实就是我们以前说的‘洋垃圾’。外销来采购的通常都是华侨,他们会对车进行一定的改装,去掉LOGO和电子锁。”曾琪说,刘光这类也属于转手的中间商,每辆单车的加价在5~10元。“拿酷奇新车来说,成本约400元,80元收回来,加上包装、运费、抽成,最终批发价格在100~110元。”

  刘光将其称之为小钱,并表示自己主要的生意还是日常自行车的出口和内销,但他对二手共享单车出口海外颇为得意。据他所知,目前还没有人能够真正的卖成功过。

  刘光一边说话,一边在微信上和人谈生意,听起来那笔8千辆的由你单车,已经在准备装车卖给对方了。

  卖车人

  数量越多的共享单车,越容易出口到海外。但刘光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在王庆坨小镇三四公里开外的赵家柳村里,堆积着上万辆的酷奇单车却无人处理。刘光去看过那批车,因为价格过高并没有出手购买。

  这并不是一笔容易赚的钱,共享单车的回收和处理都要耗费太多的人力,刘光不愿意付出太高的成本。共享单车平台也深知这个道理,所以有的车企在倒闭时,甚至会将单车资产直接委托给工厂进行运营。

  从王庆坨开车十分钟便到了赵家柳村,这里已经很难看到自行车工厂的痕迹,因此,你会很容易被路边田地里成片的酷奇单车所吸引。

  小路两边的庄稼地被开辟出一大片,九成新的酷奇单车整齐地围放在那里,其中夹杂着一些小蓝单车。

▲村子里停放的共享单车,上万辆的酷奇单车和几千辆小蓝,几乎都是九成新。

▲村子里停放的共享单车,上万辆的酷奇单车和几千辆小蓝,几乎都是九成新。

  赵家柳村地处偏僻,因此并不需要专人进行看守,旁边的住户通常会让前来询问的生意人留下联系方式后,再转交给单车的所有者。

  《财经天下》周刊恰巧碰到了一位做内销生意的自行车厂老板。他被一名男子带着,想要回收这批共享单车进行二次售卖。但这位老板表示,其实在此之前他也从未回收过共享单车。

  《财经天下》周刊碾转联系到这批共享单车的拥有者陈放。陈放表示,存放在村子里的共享单车共有1万多辆,小蓝单车和酷奇单车均是由四川拜客出行授权其进行运营的。

  陈放称,自己的工厂此前曾为四川拜客出行制造共享单车,由于债务上的关系,四川拜客在接手酷奇和小蓝的运营权之后,再将这些单车转交给陈放运营。他拥有名义上的使用权,但没有所有权,并且需要一次性上缴三年的“骑行费”。

▲陈放厂子里停放的酷奇单车。

▲陈放厂子里停放的酷奇单车。

  “我有授权使用合同,但酷奇的公司里面有很多事情,没有办法买卖。一般会以租的名义和购买者签三年的使用合同,损坏和丢失你都不承担责任。”陈放说道,这相当于共享单车的寿命长度,骑行费对于购买者而言,就是每辆车110元的价格。

  至于被滴滴复活的小蓝单车,陈放表示这部分车辆并不出售。

  2017年10月和12月,酷奇单车和小蓝单车先后倒闭,都将其单车资源委托给了四川拜客出行。但事实上,这是一家名不经传的成都公司,大多数人没有见过其运营的熊猫单车,甚至没有听过这家公司的名字。

  陈放只是众多被二次委托运营酷奇和小蓝单车的供应商之一。根据酷奇官方的数据,其投放车辆约140万辆车,但陈放手中的授权车辆仅为5万辆。

▲陈放自己共享单车平台。

▲陈放自己共享单车平台。

  和陈放一样被二次转手委托代运营酷奇和小蓝单车的,还有位于王庆坨的光宝车业。据多位供应商透露,光宝车业也存放着上千辆小蓝和酷奇单车。陈放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光宝车业和他此前都在帮拜客出行加工订单,因此拜客出行可能选择了用车来进行抵押。

  “光宝做了两万台车,但是拜客没有钱给,所以只好用股份抵扣了30%。”陈放表示。根据工商信息显示,天津光宝车业拥有拜客出行关联公司“四川拜客智造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30%的股权。

  《财经天下》周刊联系到了光宝车业的一位销售人员,其表示酷奇单车可以出售,但至于价格和数量,需要向领导申请。对于光宝车业和拜客出行的关系,该销售人员的说法也不尽相同,其含糊地表示,“二者的领导是亲戚”。

  除了卖掉,陈放对这五万辆单车还有别的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