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在共享单车的坟场里掘金:回收共享单车二次买卖(3)

2018-02-26 09:04栏目:快报

  在陈放的厂子里,《财经天下》周刊见到了已经进行部分改装的酷奇单车,其去掉了LOGO并贴上了自己公司的名称。陈放称,这些均是富士达厂子生产的高配置酷奇。此外,一号站平台,其还有3000多辆未组装的拜客单车。至于村子里闲置的那些单车,是准备进行整理、检修并计划投入运营的。

▲被更换下来的酷奇单车的二维码。

▲被更换下来的酷奇单车的二维码。

  按照计划,这些单车将被再次投放到城市里。但陈放足够聪明,他并没有选择进入拥挤的一二线城市,而是计划在学校、景区以及三线城市中进行投放。他的公司负责提供单车、智能锁以及软件系统,再找资源合作方负责地面维护,给予对方骑行费用的70%。

  据介绍,除了酷奇之外,已经有三家品牌入驻了陈放搭建的出行平台。院子里停放的酷奇单车二维码被撬下,陈放让员工换上了自己公司的。他边介绍,边和几个员工一起用手机扫着单车身上的二维码,但成功率不高,十次只有三四次能打开——他们的APP还在内测阶段。

  无法拯救

  遗憾的是,像刘光和陈放这样的人,在共享单车产业的大潮中仍是少数。资本当初堆积的速度太快,共享单车的回收和再处理还没来得及形成完整的产业链。他们这种小规模的生意,并不能解决城市中被遗弃的共享单车。

  有做共享单车回收生意的人对街头上遗弃的共享单车动心过,他听说,北京有不少被称之为“单车坟场”的地方,向《财经天下》周刊打听,城管中会不会有人愿意便宜点买卖掉。

  不止北京,厦门、合肥、上海、广州……只要是有共享单车的城市大多都存在单车坟场。但这是再幼稚不过的想法了,之所以被称之为单车坟场,是因为那里有绵延数百米的共享单车,无人认领、无人问津。日子一长,一号站平台,黄的、绿的、橙的、蓝的挤在一起,像密密麻麻的城市蝗虫。单车企业都未曾有实际行动去认领,更何况实力单薄的个人?

  2017年8月,全国各地开始出台单车限投禁令,交管部门开始加强对城市共享单车的清理力度。根据上海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9月底,上海累计清理共享单车51.6万辆,企业自行调运至外省市约5万辆,调运至郊区约11万辆,剩余单车115万辆。

  ofo方面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当时上海政府清理出来的单车,ofo将其调运到了不限投的城市。但对于已经长期被城管扣押的共享单车,投放数量最多的ofo和摩拜都先后表示了其无奈之处,核心的矛盾点在于“钱”——认领单车意味着要交罚款。一是每辆单车的罚款金额二者未达成一致。二是一旦交了钱,就等于开了先河,谁扣车谁就有钱收,这显然是共享单车企业不愿意看到的。再者,共享单车堆积越久损耗就越严重,检修运维又会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但城市里的一些共享单车还是被处理掉了。位于上地联想大厦对面的一处空地,在去年9月份首次被曝出成为北京单车坟场之一。被围起来的约5千平米的空地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ofo小黄车、摩拜小橙车、酷奇小绿车等。1月18日,《财经天下》周刊再次探访此地时,被围起来的工地几乎空无一物,所剩无几的共享单车歪歪斜斜地倒在地上,几乎已经完全报废。

▲上地单车坟场残存的由你单车和小黄车。

▲上地单车坟场残存的由你单车和小黄车。

  工地的一侧是公交调度站,几位司机师傅证实了这处单车坟场的存在,并说道,“上周刚刚有卡车拉走”。至于拉去什么地方,他们并不知情。

  去年9月时,曾有媒体采访一位负责搬运单车的市政人员,他的观点或许能说明一些事情。该市政人员悲观地认为,这些单车只能在原地烂做废铁。因为这些摞起来的单车,“给5块钱一辆都不会有人去扒”。

  它们有可能还会有另一处归宿。2017年5月,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与摩拜达成了合作, 这个由国家牵头专门研究再生资源的公司,将为共享单车提供批量化、无害化和资源再生化的处理方案。据了解,哈罗单车和ofo也是其合作方之一。

  但对于倒下的共享单车企业来说,废弃的单车坟场已经不会再成为他们的困扰,因为他们手中的共享单车早已从街头停放变到了仓库或田野中积压,转换成供应商们的困扰。这群幕后的小人物随着行业的浪潮起起伏伏,大的自行车公司也不能置身事外。

▲道路一侧的田野里停放的共享单车和前来询价的自行车厂老板。

▲道路一侧的田野里停放的共享单车和前来询价的自行车厂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