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特斯拉的艰难时刻:量产难解研发遇阻 模式独特性消亡

2018-02-26 10:04栏目:快报

  2018年2月6日,世界现役最强大的重型运载火箭“猎鹰重型”(FalconHeavy)计划首次试飞,其此番太空之行的任务之一就是将SpaceX创始人同时也是特斯拉CEO马斯克(ElonMusk)的私人座驾Roadster跑车送入太空。在特斯拉Roadster即将遨游太空之际,特斯拉这家仅15年历史其市值已赶超福特汽车的明星汽车公司在2018年伊始却遭遇了来自新能源部件生产、自动驾驶等各方面的质疑甚至激烈批评。

  一方面,量产难题困扰着特斯拉的发展,如今“卖一辆亏一辆”的状况始终难以得到改善;另一方面,全球车企的电气化改革使得特斯拉模式的独特性不复存在,竞争格局变化。更为严峻的是,其新能源车电池产能不足、自动驾驶技术研发不利等因素,使特斯拉的未来也变得迷雾重重。

特斯拉的艰难时刻:量产难解研发遇阻 模式独特性消亡

  野蛮生长遭受四面质疑 

  “特斯拉的车很有科技感,接下来特斯拉的新超跑我会关注。”中国浙江台州的范先生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二十多岁的范先生已经拥有一辆特斯拉ModelS。

  在特斯拉的重要海外市场中国,最新显示的销售成绩颇为不错。刚刚过去的2017年,具体到品牌来看,中国的进口纯电动车市场仍然由特斯拉牢牢“把持”,2017年全年批售16727辆,同比增长43%。

  而随着第四季度销量的揭晓,2017年的全球销量对于特斯拉这一电动汽车制造商而言,也是创纪录的一年。特斯拉在2017年交付量约为103000辆,其中据估计大约有49%的车辆流向美国。而截至目前,ModelS/X/3全球销量已接近287000辆,其中大约160000辆(约56%)在美国市场出售。

  与销售火热相伴的是资本市场对特斯拉认可。2017年年中,特斯拉(TSLA)市值首次超过福特(F),并已接近通用汽车(GM)。而身为特斯拉CEO的马斯克更是在2018年1月23日公开新的长期股权激励计划并立下“军令状”,“除非特斯拉在今后10年实现宏伟财务目标,否则我自己不会获取报酬。”马斯克说。

  豪言壮语说出的同时,马斯克为特斯拉定下高达6500亿美元市值的目标。特斯拉现在的市值是刚过600亿美元,可以参照的是,现在市值已经超过6500亿美元的美国企业仅有三家,分别是苹果公司、谷歌母公司Alphabet和微软公司。

  野村证券提供给第一财经记者的最新研报指出,在完成12期的期权激励要求后,马斯克可以选择股票期权,这相当于特斯拉当前未发行股票的1%,而如果没有实现激励的要求,那么马斯克将不会得到任何补偿,没有薪水,没有现金奖金,也不会有通过时间推移获得的股权。“预计这一消息将缓解人们的担忧。”野村证券的研报指出。

  但事实上,在销售凯歌高奏的同时,野蛮生长的特斯拉正遭受来自四面八方越来越多的担忧和质疑。大众中国总裁海兹曼(JochemHeizmann)在2017年12月接受采访时虽然对第一财经记者绅士地表示尊敬特斯拉在新领域中的摸索和探索,但是对特斯拉的盈利等却表达了保留态度,“特斯拉赚钱了吗?”海兹曼对第一财经记者反问。

  而在此前两个月大众集团汽车首席执行官穆勒(MatthiasMuller)的评价则要直接得多,“如果我获得的消息准确的话,特斯拉每季度都会烧掉数百万美元,而且它还随意解雇员工。社会责任在哪里?”穆勒说。

  事实上,特斯拉于2010年上市,但至今实现盈利的只有两个季度,一次是2013年第一季度,一次是2016年第三季度。

  尤其引人注意的是,撇开盈利等非议,此前助力特斯拉成功也是特斯拉最引领汽车新技术潮流的新能源电池生产和自动驾驶技术这关键的两点最近也备受质疑。根据特斯拉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销售和生产业绩报告,其第三季度仅生产了260辆Model3车型,远低于此前预设的9月份“超1500辆”的目标。

  毁誉参半的特斯拉似乎走到了发展的十字路口。

特斯拉的艰难时刻:量产难解研发遇阻 模式独特性消亡

  自动辅助驾驶Autopilot路在何方

  作为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硅谷的美国电动车及能源公司,特斯拉重要的卖点之一就是“自动辅助驾驶”,这项很多人眼里黑科技的官方命名叫“Autopilot”,2014年10月后出厂的特斯拉都搭载了自动辅助驾驶的硬件,至今积累了大量的自动辅助驾驶的行车数据。

  然而,Navigant2018年的一份新报告引起关注,这份报告列出具有代表性的19家无人驾驶汽车企业并对它们进行了排名,特斯拉作为唯一拥有大量制造汽车经验的硅谷公司,本应具备充分利用无人驾驶的优势。但事实并非如此,在19家公司中,Navigant把特斯拉排在最后。与Mobileye分手后的特斯拉在无人驾驶方面的研发能力和技术水准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