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深圳第一家母乳库还好吗?

2018-04-05 10:05栏目:快报

深圳第一家母乳库还好吗?

宝安妇幼保健院母乳库是深圳第一家母乳库。图为深圳市宝安区妇幼保健院母乳喂养室,女士在给孩子喂奶。

南方日报记者 朱洪波 摄

“啊?母乳还可以捐?”

“怎么不可以,那么多早产儿没有母乳吃,花钱都买不到!”

陈英(化名,下同)是母乳库第332位捐献者。她的第二个宝宝6天前在宝安妇幼保健医院出生,这还是她头一次听说医院有母乳库。陈英立即作出捐献母乳的决定。

在捐乳间,捐献者用一次性吸乳配件和吸乳器完成母乳收集,交给工作人员进行巴氏消毒,奶瓶在做好信息登记后放入急冻冰柜,可存放半年。

陈英笑称自己是“奶牛”,奶水多得足够两三个孩子吃,第一次就捐了150毫升,“涨奶很容易引发乳腺炎,生大宝宝的时候奶水挤出来倒掉了不少,还不如捐给有需要的孩子”。

事实上,宝安妇幼保健院母乳库已成立两年,是深圳目前唯一一家母乳库。截至2017年7月底,这一方小小的母乳库一共接受了335位母亲捐赠,共捐赠120万毫升,每天为20—25名早产儿、低出生体重儿提供“口粮”,最小的受益者体重只有530克。

“我国母乳喂养的普及率仍较低,很多人并不真正了解母乳库的意义。”宝安妇幼保健院护理部主任蔡军红说,在医院和许多热心妈妈的推动下,母乳库正缓缓前进。蔡军红呼吁,一号站平台,在进一步加大公共健康教育、普及母乳喂养和捐赠母乳观念的同时,相关部门应尽快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出台统一标准,推动母乳库长期良性发展。

●撰文:穆玉洁 统筹:张玮

“每一滴母乳,对于早产儿来说都是救命的药”

宝安妇幼保健院住院部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NICU),16号透明暖箱里,一个新生婴儿弱小的身躯不停扭动,拳头大小的脑袋上连着两根管子,一根是用于吸氧的鼻导管;另一根则插入胃内,捐赠母乳通过这根胃管缓缓流入胃内。

这个新生儿叫王淼(化名,下同) ,比正常出生的孩子早了两个半月,刚出生时仅1.2公斤。由于是早产儿,他肺部发育不完全,呼吸困难,吸吮吞咽功能也不协调,需要特别的治疗和护理。

躺在暖箱里的王淼不知道,就在他出生的那一天,他的母亲被诊断出肺结核,被迫送回老家住院治疗。

“医生,我的小孩怎么办?”千里之外的王淼妈妈担心孩子没奶吃,心急如焚。要是放在前几年,王淼肯定只得喝奶粉,如今,医生每天都会往母乳库发处方,要求给王淼配捐赠母乳。起初是2ml一次,每天喝8次。

“每一滴母乳,对于早产儿来说都是救命的药。”蔡军红表示,早产儿胃肠道方面是不成熟的,不能像足月出生婴儿一样完成吃东西、消化吸收再到排便这样的过程。而母乳可以促进早产儿胃肠道功能发育成熟。

“过去我们只关心早产儿的成活率,现在还要考虑生长发育好不好、长大以后健不健康,这其实也是医疗水平发展的结果。”蔡军红指出,与配方奶相比,母乳在钙磷比例、蛋白比例等成分上更符合新生儿需要。其中的生物活性成分,还可以增强婴儿抵抗力,减少感染的发生,降低成年期高血压、糖尿病等疾病的发生率。

经过一个月的治疗,王淼病情逐渐稳定,每日喝的母乳量也逐步增加。如今,王淼一共喝了将近6000ml捐赠母乳。

母乳是喂养婴儿的优先选择

宝安妇幼保健院住院部,一间看似普通的房门上贴着“母乳库”的标识。陈英带着自己在家里挤好的母乳来到这里,交给母乳库工作人员。

配好的母乳装进一次性奶袋,贴上捐赠时间和捐赠人的标签,整齐地码放在冰箱里。目前,这里的四台电冰箱已经被捐赠母乳塞得满满当当。

母乳捐赠是一项严谨而细致的工作。第一次来捐赠的母亲都需要填写一份调查表,这份调查表详尽地记录她们的生活、身体、精神状况等方面,比如有无喝酒抽烟,有无不良情绪,每天吃了多少肉等。“每个捐母乳的妈妈都要接受医生一对一的面谈,了解她的既往健康状况、饮食情况。”母乳库负责人苏护士表示,这些都是对捐献奶的质量和安全负责。

除此之外,来捐赠的妈妈还需要抽血进行传染性项目的血清学检查,如在本院电脑系统查到6个月之内的检查报告,则不另需抽血。如果产检报告过期,则需当场抽血,等验血报告出来,才能判断这位母亲是否具有捐献资格。